花泽Q_最近休息一下

我喜欢况老师一辈子

本命王乔。吃的cp很杂,所以写的cp也很杂。
脑洞不大,日常卡文,逻辑慎推。
主页背景来自烤肉@将烨

元旦快乐!!!!


谢谢一年的陪伴。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加油!


[王乔2019搞事招募]滴滴,你该更新啦!

太太们快来玩!!!!!


况况:

heyheyhey大家好久不见呀~




我是况!




又是半年过去,tag里的各位有没有想念四个月以前的夏日祭七夕搞事呢(bushi)。


可以算是tag里的老人(不完全不是),2019即将开始,王乔的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开启新一年的爱情!




(鼓掌!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2019的搞事也正在等着大家ww




了解一下?






————❀




-不清楚搞事是什么的太太看过来↓




搞事是由@王了个乔 官博君发起的tag主题活动,老师们可移步官博君主页或【王了个乔】tag了解详情。




————❀




搞事其一:




[2018春节王乔搞事:成语声声]




❀主催:况况/花泽/落月。




❀主题:指定成语




成语由@花泽 挑择~分为24H,各位老师进群以后可自选时间及所列主题并将编号及时间改在名片前。




eg:[xx:00/数字]+老师的LOF ID




❀死线/发稿时间:2.2/2.5




❀限定:


对于文手老师——①字数3000+;②:he、be不限;③王乔only,不拆不逆;④不要求强行点题,但请务必体现出您所选关键词的感jio。




对于画手老师——①完成度百分之八十以上(人物完整,上色及背景不限);②同上第四条。




❀必带tag:2018春节王乔搞事/王乔/王了个乔




❀补充:(高亮)


①请不要咕咕咕并务必准时,各位老师请合理安排自己时间哦~进群完稿以后要在ID前打勾√


②非常感谢各位老师的参与和关注,砖厂给大家拜年啦!




by:况




————❀




搞事其二:




[2018情人节王乔搞事:王杰希你的cp粉给你写言情小说啦!!]






❀主题:中外书摘句子




书摘由@况&@花泽 择取。分为24H,各位老师进群以后可自选时间及所列主题并将编号及时间改在名片前。




eg:[xx:00/数字]+老师的LOF ID




❀死线/发稿时间:2.11/2.14




❀限定:




对于文手老师——①字数3000+;②:he、be不限;③王乔only,不拆不逆;④不要求强行点题,但请务必体现出您所选关键词的感jio。




对于画手老师——①完成度百分之八十以上(人物完整,上色及背景不限);②同上第四条。






❀必带tag:2018情人节王乔搞事/王乔/王了个乔




❀补充:(高亮)




①请不要咕咕咕并务必准时,各位老师请合理安排自己时间哦~进群完稿以后要在ID前打勾√




②非常感谢各位老师的参与和关注,砖厂祝大家拜都有美满爱情啦~




by:况




——————❀




大家可能对我很陌生哈哈哈因为很久没有发文了OTL,但还是希望大家可以踊跃参与哦!王乔的大家都超级好的,最近看到很多新来的太太,请不要误解这个tag的冷淡,一到假期就会很活跃的嘿嘿。




有意向的老师可以在本条lo下留言喔~




群暂未建好~感兴趣的话可以先加上我企鹅,建好后再拉进群:314960944/akuanggg,验证:橘色。)




——————❀




以及一发群宣:


王了个乔-欢迎加入王了个乔,群聊号码:561059649




王了个乔的群建立已经很久啦,只是因为少有群宣,所以新来tag的老师们大概不太了解,快来一起玩投骰子叭!!




现在可以了解一下?




或者我们的搞事两则了解一下?




———————❀


期待你的到来。\


求你了快来吧呜呜呜



【王乔】我与少年饮美酒(上)

问题学生王×温柔教师乔

以及欢迎大家参加王了个乔的新年搞事活动!!!移步我的主页或 @况况 的主页可以了解!!

——————————

王杰希os(乔老师好可爱

王杰希:“乔老师可凶了。”

————————————

“王杰希。”乔一帆站在教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语气很淡:“请出来一下。”

原本还悉悉索索有些讨论问题声音的教室立马安静了下来,犹如时间凝滞一般鸦雀无声。

后排突然传来一阵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一个五官清隽好看的男生起了身,随意地将笔往桌上一扔,面上没什么波澜地向门外走去。

“乔乔终于要制裁老王了吗?!”

“这次乔乔脾气再好也会生气吧,9分的物理周测,怎么看都像挑衅……但老王真的就这样啊……”

“毕竟乔乔才刚来,不习惯老王的情况也很正常嘛。你们说乔乔会不会骂人啊?我都没听他说过什么重话。”

“何止!连大声说话都没听过。”

班上的人讨论得兴起,突然听窗边的同学喊了一句:“嘘——主任来了!”

全班瞬间寂静,主任就背着手,黑着脸站在窗边:“你们班吵什么呢?自习课不准讨论不准讨论说过多少遍了?每天都这么浮躁!”

主任一边训着话,一边发现王杰希的座位是空的,语气又重了几分:“王杰希呢?是不是又躲去哪里抽烟了?他……”

“王杰希被乔老师叫走了。”同桌出声解释。

主任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又训了他们几句便背着手踱走了。





“坐。”乔一帆把王杰希带到了办公室,接了杯温水递给他,语气轻松:“别紧张,就随便聊两句。”

王杰希接过水杯,却没有坐下,而是毫无怯意地看着乔一帆的眼睛。他和这个这学期新来他们班的老师不太熟,没说过几句话,只知道这位乔老师是出了名的性情温和,有耐心,脾气极好,特别讨班上人的喜欢。

因为接触不多,他除了觉得这老师长的显小,挺好看的以外也没什么感觉了。也大概能猜到找他是因为什么,无非就是成绩不成绩,高考不高考,未来不未来的东西,他听过太多了。

“乔老师您也别绕弯子了,物理周测成绩不是故意的,是正常发挥。我一直这样儿,您看我从前的成绩单就知道。也别在我身上浪费精力了。我扶不起来的。”

不知是不是对许多老师都说过这样的话,王杰希这番话说的很流畅坦然,让乔一帆也不由得与他毫无杂念地对视。

乔一帆看着他的眼睛。那很明显是一双少年人的眼睛,坦率而清澈,也因为年轻而有着无所畏惧的资本。正是这样一双眼睛的主人,毫不在乎地说着“我扶不起来”这种话。

“急什么,先坐。”在乔一帆看来这番话其实说的孩子气十足,但他也不恼,轻轻抿了口自己的茶,淡淡道:“我没想扶你。”

王杰希微微怔了一下,有些意外,似乎没想到乔一帆会这样说,但他没说什么。

“你初中是市实验的?”乔一帆接着问,语气很平静,也很温柔。

“是。”

王杰希回答的也很坦率。

市实验是市里有名的重点初中,升学率高得可怕,能进去的都不是普通人,更别提成绩垫底的问题学生了。但初中到高中成绩一落千丈的大有人在,市实验可能很少,但不排除特殊存在。所以他现在的成绩也不足为奇。

乔一帆点了点头,“全国中学物理竞赛金奖,市实验中学,王杰希。”他清晰而流畅的说道,而后抬眼看着王杰希,“不是同名吧?”

王杰希一愣。

“金奖。”乔一帆重复了一遍,轻轻笑了一声,“大学的知识,学完了吧?”

王杰希没有说话,神色渐渐冷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甚至看起来有些稚气未脱的老师。

全国中学物理竞赛金奖。这确实是他曾经得过的奖项之一,也是含金量最高的一个。

是的,他是个天才,现在也是。其实这些他的档案里都写了,只是从来没有人去关注。很简单,没有人想关心一个每科常年考个位数的问题学生的档案里写了什么。

面前的这位乔老师是第一个。

“如果你不行,自己也不想爬起来,我竭尽所能扶你。”

“如果你行,你现在想看看底下的风景,没玩儿够。我不扶你。”

乔一帆整个人都很温和,长相,声音,性格。当然现在也是。认真说话的时候让人忍不住就想去聆听,无论如何都生不出半分烦躁来,但却也绝对不会显得弱势,永远轻缓有秩,不卑不亢。

王杰希还是没有说话。

“要不要打个赌?”乔老师突然笑了起来,眉眼轻轻弯下来,甚至有些学生气:

“我相信你不会烂在原地。”







“对我这么有信心?”王杰希终于笑了。

“对我自己的魅力比较有信心。”乔一帆煞有介事。

“好吧。”王杰希面上看着毫无波澜,其实心里早就锣鼓喧天了,这个毫无遮掩地戳破他秘密的老师给了他太多意外,很有趣,也很可爱。他突然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这位乔老师了。

少年人对一个人的欣赏就这么简单,不需要任何铺垫。

笑过了,他才接着问一句:“老师不问我为什么?”

“我一直在等你说啊。”乔一帆看起来还挺可怜巴巴。

王杰希又笑了,半真半假地调戏了一句:“那就请乔老师再等等我了。”

“好。”乔一帆倒是认真点头,“回去吧,那帮小孩估计快以为我们打起来了。”

王杰希起身乖乖告别:“乔老师再见。”心里其实想着待会儿是去厕所抽烟还是去天台。

乔老师却好像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别总去厕所抽烟,烟味根本散不掉,让主任发现了又要说你。”

王姓问题青少年秘密被撞破也不羞耻,反倒吹了声口哨:“谢谢老师提醒!”

“还有……老师,你沐浴露好香啊——”一边说着一边溜出了办公室。

乔一帆一愣,下意识问了问自己身上的味道,而后才反应过来,无奈:“这小子……调戏老师……”






胆大包天调戏完老师的问题少年此时正倚在天台边的栏杆上,指间的火光明明灭灭,烟雾缭绕在眼前。

他曾经确实是天之骄子,“成绩好”这种形容词放在他身上都显得十分掉价。没人会否认他是个天才。那次的全国物理竞赛,他的确是随随便便就拿了个金奖。

也正是那次拿奖过后,身边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含金量如此高的奖项让他瞬间受到了很多关注,虽然他先前已经足够耀眼。

直到他无意间在一个物理创新发明的网站上看到了自己以前随手做来玩的小东西被申请了专利,专利人是他身边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

其实他向来不太在意这些。平常身边的人也会拿他做的小玩意以原创的名义去讨好女朋友。他一直知道,也无所谓,本来就是随便做的,计较太多显得不酷。

申请专利的这个确实是太过分了,不生气不可能的。但王杰希自己知道气愤不占大多数。

就是觉得,挺没意思的。

他是天才,他有清高的资本,但就是觉得没劲,太没劲。

王杰希长长吐出一口烟,感受着朦胧的烟雾将自己笼罩,神经也跟着一起迷离了起来。他从前学抽烟就是因为很享受这种没有方向的感觉,自在。比当天才,拿奖,受吹捧都有劲的多。

他将烟头按灭在栏杆上,看着深蓝夜空中若隐若现的星星点点,感受着冷风将他的刘海吹开了一点,突然就笑了。



谁说只有抽烟有劲,

乔老师的笑也挺有劲的。







王杰希回到教室的时候,全班齐刷刷地对他行了个光荣的注目礼。

“怎么?”王杰希被他们盯得发毛。

“乔乔骂人了没?”同桌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你怎么看起来心情那么好……?你该不会欺负乔乔了吧!气哭他了?”

“哪能啊,”王杰希无奈喊冤,又突然想起那人笑起来的样子,强压住想翘起的嘴角,接话道:“可凶了。”

同学们投以同情的目光,不过似乎好奇的更多:“乔乔凶起来什么样啊?”

王杰希听到这话居然认真思考了一下,终于忍不住了,众目睽睽之下开口:


“挺可爱的。”








“不过我说真的,”同桌戳了戳王杰希,“下次考试我给你抄几题吧,别的不说了,就物理,乔乔多好了,别老考个位数了。”

“嗯。”王杰希应了声,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我还是想多说一句你别嫌我话多,高考你打算怎么办啊?”

“懒得想,再说吧。”他敷衍了句,心里其实在想刚才乔老师似乎一句关于高考的都没提。

“我真心挺佩服你的,这么淡定。”同桌由衷道。

王杰希朝他笑了笑,没接话。






tbc(不会坑,放心吧


————————————————
我来了,好久不见。如果可以的话请看一下下面这段话。

我想啰嗦两句,关于这篇文的王和乔。(虽然这才是上,还看不太出来)

因为想搞年下王乔,所以强行把这对年上cp写成了年下。

所以这篇的一帆是比老王年纪大的。

高中时代呢,也就十六七岁,原著里没有提及过王杰希这个时期,没有任何参考。

按照我个人(划重点)的理解和想象,这么年轻的王杰希,他很自信,一出道就接下了王不留行,担任了微草的队长,从未自我怀疑;

他会有些年少轻狂,以强势的姿态撞破新秀墙,用变幻莫测的魔术师打法成功封神;

他坦荡真实,知道自己实力足够,所以接下了王不留行,知道魔术师打法限制团队实力,所以坦然改变;

他敢想敢做,敢接受前队长那么强的期望,那么重的担子,敢冒着迷失自我的风险改变打法,敢直面所有嘲讽谩骂输掉新秀挑战赛把舞台交给英杰。

所以我尽力把我所理解的王杰希性格中的核心部分提炼出来了,想象了一个少年轻狂时期的王杰希。

有没有ooc,ooc程度大不大,大家自由心证。

然后一帆。

这里的一帆我自己是非常喜欢的。他很理所应当地有着长辈的成熟,强大,同时也有着专属于乔一帆的温和,细腻。

我觉得一帆长大后就应该是这样的。也是这样有气质的一个一帆吸引了叛逆期(?)的老王。

同样的,大家自由心证。

感谢看到这里。

我这儿的天气

我现在找一个有空调的地方喝冰奶茶才有心情码字……

好失败的冬至(……)

我!回!来!了!!!!!

新文!问题少年王×温柔教师乔

周末应该能发(吧)

【王乔】折角(下)

久等啦!

过了一个很长很长的瓶颈期……

破镜重圆

没啥逻辑

还是没把分手原因写出来,如果可以的话以后用从前相处的片段那样的形式写出来吧

上走这里!

——————————

5

乔一帆去洗手间用凉水洗了把脸,他看着镜子中自己还有水珠往下滑落的脸,逼着自己放空大脑,不去想有关那人的一切。可它就是控制不住地一帧帧回放着一些他一直以来极力想要忘记的画面。



烈日下快融化的冰激凌和紧紧相握的手,微红的脸颊和青涩的吻……临别时的沉默和说分手的果决。



那年乔一帆不过是半脚踏入职业圈的青涩小孩儿,加入微草训练营的原因自然也是和当时营里的大部分小孩一样,看着赛场上魔术师的凛冽威风的身影,对荣耀的一切都充满了憧憬。



不知该说他幸运还是不幸运,竟然稀里糊涂地和自己的队长王杰希在一起了。



他很喜欢王杰希,各种方面的喜欢。王杰希对他也很好,好到让人完全想象不到赛场上让人望而生惧的魔术师竟然也有那样的一面。这份感情来的太突然太热烈,让他恐慌而又无比珍惜着,如梦似幻。



刚在一起那会儿,乔一帆总是会在王杰希到训练营指导时不自觉地分神,犯一些平常不会犯的小错误,而后又羞愧又懊恼,晚上就总会自己留下来加练。



王杰希就会在那个时候走进来,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说训练要专心,接着便将害羞地快缩成一团的乔一帆以整个人拢在怀里的方式,接过他的键盘和鼠标,柔声教他如何去做。




他们偶尔也会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或休息室接吻,时间早的时候还能听到门外走廊有细碎的脚步声。就算知道门是锁的,乔一帆还是每次都忍不住惊慌。



出去玩过几次,吃了第二个半价的冰激凌,喝了第二杯半价的水果茶,在人不多的胡同古巷签了好一会儿的手,在静僻的大树后浅吻……



这些美好的记忆像被放慢画面的、被打碎了的花瓶,糅合着亦虚亦幻的光影交错,汇成一帧一帧的剪影,又在眼前慢慢消失不见。



再开始放映的画面,就是在微草的最后一晚。




乔一帆用力揉了揉湿漉漉的脸,强迫自己停止回忆。他对着镜子扯了扯嘴角,莫名又想到刚才那场意外的对战。



魔术师在竞技场上似乎是风采不减,但乔一帆现在却是及其不想在这种场合下与他碰面,也没有感受到以往交手那般的兴奋,说不出什么原因。



好像王杰希宣布退役的那天哭了一天的不是他一样。






6

聚会结束后,乔一帆让队里年纪稍大的小孩带队员们回酒店,自己到会场外找叶修和苏沐橙赴约去了。



三人聊的东西鲜少提到比赛一类,都是些生活中日常的琐事,比如训练室禁烟很久了,老板娘脾气是越发火爆,莫凡自苏沐橙退役后话更少了……




“前辈在总部工作的还习惯吗?”乔一帆轻轻用铁勺搅了搅自己的咖啡。



“还行,就是B市冬天忒冷,都过不习惯了。”叶修说,“前些年是真挺忙的,记录数据那些事,我看到就头疼。”



乔一帆被逗笑了。



叶修顿了顿,有些幸灾乐祸:“现在老王也退了,他刚来总部,这些工作就都推给他了。 ”



猝不及防听到那人名字的乔一帆一怔,手中的铁勺一不小心磕在了咖啡的瓷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啊,抱歉。”乔一帆垂下眼。



叶修没说什么,一旁的苏沐橙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开口道:“我记得老王宣布退役的时候,一帆在选手席起立红了眼眶的照片还上过热搜呢。”



“……沐姐你退役的时候我也哭了。”乔一帆有些没底气地说,他没想到苏沐橙突然提这个,一下有些不知所措,当时他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想到这一幕就正好被抓拍下来,还在热搜上挂了整整一天。



后来王杰希还给他打过一个电话,他没接,而是在微信上告知了对方自己不方便接电话,有事可以微信说。



他知道这样有失礼节,但他实在不想让王杰希听到自己哽咽的声音。



太没出息了。





7

散局后,因住的酒店位置不同,乔一帆向叶修和苏沐橙告了别,也没打车,独自在路上晃悠。



B市冬天这个点路上几乎都没什么人,冷清的很。冬夜的寒风吹得人忍不住瑟缩,乔一帆缩了缩脖子,抬手聊胜于无地拢起领口。凉风和方才的一杯咖啡使他现在脑子清醒的不得了,竟然产生了一种可以在这儿漫步到天明的错觉。




他漫无目的地向前走了一段路,也不知走到了哪里,隐隐约约闻到了一些水腥味儿和听到了似有若无地江水声。



他突然就想起了第十赛季的冬休期。



自己那时似乎也是和什么人一聚,散场后晃到了一条不知什么河边。



而后的事情就不愿意回忆下去了。



比如说他恰好碰见了王杰希,比如说一个莫名其妙的吻,比如说自己的落荒而逃。



乔一帆被自己的回忆吓得一个激灵,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不清醒。



但他却鬼使神差地,还是循着江水声走到了河边。



温柔掠过水面的凉风携着黑夜的冷寂融入月明星稀的夜空里。



不知是不是因为夜色太陶醉,回忆太深刻。



乔一帆发现自己竟然产生了幻觉。



——他看到王杰希正背对着他站在不远处河边的护栏旁,手里似乎还夹着一根烟,抬头看着夜空。



恰巧一阵风袭来,乔一帆打了个寒战。



“队长!”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不受控制地喊出了声,声音似乎都有些颤抖。



太傻了,太傻了。



乔一帆愣了一下,想着。他的眼眶有些发红,觉得自己有点疯。大晚上的产生幻觉就算了,居然还对着幻觉说话。



正转了身想往回走,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一帆。”



乔一帆的眼泪瞬间从眼眶里砸了出来,风一吹就是刺骨的凉。他都不知道幻觉原来可以这么逼真,逼真到……自己都快相信了。



那个声音再响起来的时候,乔一帆已经被人从身后紧紧抱在怀里了。



那个人身上有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闻起来有点像海风,此时还夹杂着一股并不刺鼻的烟味。



“王杰希……”乔一帆拼命忍着眼泪,哽咽着开口。



没出息,太没出息了。乔一帆想着。



“对不起,一帆,对不起。”王杰希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些不稳,抱着乔一帆的手臂又收紧了些。



乔一帆不挣扎,也不说话。



王杰希放开了他一些,扳着他的肩将人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



他看到乔一帆的眼睛红了。想低头去吻他。



乔一帆偏头躲开了,小声道:“……我还没原谅你呢。”



王杰希顿住了,嘴唇只轻轻擦过了乔一帆的脸颊。



他重新将乔一帆拥进了怀里,不同于方才,他此时动作轻柔至极,像是震碎了揉碎了什么一般。




没关系,我还有大半辈子来等你的原谅。他轻声说。




但是在此之前,不要推开我,好不好?









END

[王乔]随手记个梗

是我前几天做的梦。我记得梦中人的名字和样子,但我真的没有见过他。

码个梗,有机会填完。(没写大家就当无事发生)

————————






乔一帆做了个很长很长,很完整的梦。


他梦到自己谈了一场恋爱,与梦中人牵手走过大街小巷,在海滩上并肩看日出日落,在星空下亲吻拥抱。


但今人匪夷所思的是,梦中人的样子在他醒来之后也记的十分清楚,他并不认识那个人,也确定自己从未见过,是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明明知道这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境,也亦无所指。……可他就是有些无法忘怀,仿佛冥冥中有什么注定了下来。








眼前的面容一闪而过,乔一帆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一把抓住了将要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男人的手臂。是他……那个在自己梦里出现过的人。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他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开口问道。而后才发觉这个动作太不礼貌,便立即放开了那人的手臂。


好在男人似乎并不太在意他的冒犯,微微侧过身,隽逸的眉眼平淡而不失礼貌地看着他。


乔一帆那一瞬间仿若回到了那场虚无缥缈的梦,剥去了无限缠眷,细碎的画面揉合着光影交错,拼接成眼前人的模样。


这一下的脱口而出,像极了一句俗气的搭讪,此下又不知该如何收场。他咬了咬唇,轻声接下去:“比如说……”







“……在梦里!”

“在梦里。”





乔一帆瞪大了眼看着眼前初次相见的男人微微启唇和自己说出了一模一样的话。


脑子突然里闪过了很多东西。





……或许,真的有命中注定。







  

[王乔]又一个随手写

大家晚安呀——

————————

王杰希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今天临时有会议要参加,各种各样的事情耽搁到了现在。


进会议室之前跟乔一帆发了信息,说今天会晚点回家,让他别傻等,也不知着小孩听进去没有。


他轻手轻脚地带上门,探头往客厅一看——


果然,这小孩又没听话。


电视里还在锣鼓喧天,不知在放什么综艺,刻意尴尬的笑声掌声一阵一阵,客厅的灯全开着,打的很亮,一看就知道是在刻意为谁留着。茶几上安安静静地放着一盅汤,旁边端端正正的摆着一只汤勺。


而乔一帆正蜷缩在沙发上——这姿势着实有些委屈,双腿可怜的蜷曲着,怀里抱着一个王不留行的抱枕,下巴搁在抱枕的边缘,稍微歪头靠在沙发上,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小孩睡的还挺安稳,额前的头发乖顺的垂下来,鸦羽般的睫毛在灯光下投出一小块阴影,脸上所有的线条都及其柔和安静,让人无论如何都生不起烦躁来。


王杰希看着桌上的东西无声的笑了笑,走近了些,以单膝跪下的姿势,盯着乔一帆的睡颜看了一会儿。而后才轻轻托起乔一帆的腰,想把他抱到床上去睡。


“唔……你回来了?”


乔一帆其实睡的不深,王杰希刚一碰到他他就醒了,揉了揉眼睛,想撑着身子坐起来。



“我去给你热汤。”小孩还有些迷糊,起身站的还不是很稳,看的王杰希胆战心惊。



“我自己来,你睡觉去。”王杰希揉了把乔一帆的头,又没忍住用手指轻轻点了点他的眉心,“不是让你不要等我么?”



乔一帆不说话,就笑了笑,踮起脚轻轻吻了吻王杰希的颈侧,小小声地开口道:“晚安。”



接着便打着呵欠揉着眼睛,乖乖抱着自己的王不留行抱枕进房间睡觉去了。



好像等这么久就是为了说这两个字一样。